毕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下

2020-11-21 18:31

所以,动(漫)画的真人电影应是一个独立的产品,是基于原著的另一部崭新的作品,如果一切都尊重原著,也会被指“没有创新、没有突破”等。尤其是对于花木兰这样的题材,《木兰诗》想要表达的是孝顺、勇敢、勤劳、淡泊名利的东方文化,而在动画电影《花木兰》中,已经加入了许多西方文化元素,如花木兰个人对整个战争的作用,以一个英雄的姿态扭转了战局,这样的个人英雄主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少见。因此,相比价值观的改变,花木兰的长相到底是华人或是白人甚至是黑人并不重要。

1998年的迪士尼动画电影《花木兰》也曾遭遇“审美问题”,该片上映时被质疑花木兰眼睛太小、颧骨太高、皮肤太黑等,是完全符合西方人审美观的中国女性形象,与我国北朝民歌《木兰诗》里那个英姿飒爽、勤劳勇敢的姑娘不是一个人。但话说回来,花木兰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形象,完全没有图像资料可考,也就是说,100个人心里可能有100个长相完全不同的花木兰。

其实,对花木兰这样一个抽象的文学形象,其真人化要想在中国寻找合适的女演员也并非易事。在“下巴越来越尖、眼角越来越开”的当下,有多少女演员能抓住花木兰的精神内核?恐怕能分得清花木兰和穆桂英就已经很不错了吧。

动(漫)画的真人化作品其实是基于原故事和素材进行的“n度”创作,动漫作品中一些已被接受的形象设定未必适合真人版。在好莱坞,让白人扮演亚洲形象的漫画改编电影并不少见,比如《街头霸王:春丽传》中的女主角春丽本是一个东方少女,结果用了白人女演员;再如梦工厂正在拍摄的日本漫画《攻壳机动队》真人版,其中的草薙素子一角本是日本御姐,但扮演者是好莱坞当红女星斯嘉丽·约翰逊。

把动画片翻拍成真人版已成为迪士尼近期的主要工作之一,除了引起热议的《花木兰》外,迪士尼的经典动画《森林之王》、《美女与野兽》、《木偶奇遇记》的真人版也将在几年内和观众见面。对于迪士尼来说,翻拍动画是一条可以吸金的捷径,而且观众也愿意接受,这从真人版《灰姑娘》的市场反响就能看出。

日本的动(漫)画真人版创作比好莱坞更早些,《乱马1/2》、《交响情人梦》、《名侦探柯南》、《浪客剑心》、《死亡笔记》等知名动(漫)画作品都被搬上过银幕和荧屏,但是,即便选择了日本演员饰演动(漫)画中的角色,依然有很多原作粉丝评价“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”或是“太丑了,根本不能看”。

那为何华人不愿接受一个白人演员饰演花木兰呢?一部分观点认为,迪士尼女性角色系列多是西方面孔,好不容易出现一个东方相貌,真人版怎么能让白人演员饰演?还有一些人觉得白人演员根本不符合花木兰的形象,让白人演属于“文化剽窃”。

过分强调民族化只会影响甚至阻碍国际化进程,不可否认民族特色文化具有独特魅力,但并非“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”。动画版也好、真人版也罢,东西方的文化交流和传播需要时间,毕竟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下,哪一方想完全强加给对方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在真人版《灰姑娘》之后,美国迪士尼公司近日公布了真人版《花木兰》的拍摄计划。很快,在某互联网社交平台上,出现了一个名为《告诉迪士尼你不想看一个白人花木兰》的请愿帖。请愿者大多为华人,他们希望迪士尼不要让白人演员来饰演这个中国传统故事中的主角,到目前为止,已有超过3.5万人次签名表示支持,迪士尼官方未作回应。

LINKS